今天是:

您现在的位置: 本站首页 >> 校园人物 >> 校友风采 >> 正文

校友风采

徐国风:医用生物科技的领军人

来源:校友办 编辑: 陈锋 邱静 作者: 大学生记者团 姚易 莫碧艳 韦世逸 发布时间:2015-12-25 00:00:00浏览量:

徐国风,广西防城港市防城镇人,冠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昊生物)副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在国内生物材料界还是一片空白之际,他在暨南大学创办了全国第一家以生物材料为研究方向的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在冠昊生物的前身AV Healing公司宣告歇业之际,他携手董事长朱卫平让企业得以起死回生,被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收录为EMBA参考教材八大案例之一。

借徐老率广东北部湾商会的企业家回广西沿海三市考察之机,我们在徐老下榻的万国酒店采访了他。在采访之前,想到采访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辈,一位国内医用生物科技的领军人物,我们有些忐忑。走进徐老旅居的房间,只见柔和的灯光下坐着一位神采奕奕的老人,他眼神专注,亲切地招呼着我们坐下。相隔不到一米,我们看得更为清楚:他身着黑色的外套,一条格子围巾相搭,脸上时常浮现温暖的笑容。完全看不出80岁高龄的衰老,而是红光满面,既充满着年轻人的激情和又有中国科学家特有的儒雅。

筚路蓝缕,抢占医用生物研发的制高点

徐老20世纪50年代毕业于钦州师范学校。“在读钦师那会儿,我在班上是学习委员,性格很安静的,他那时是团支书。”徐老与当年的老同学、我校颜昌廉教授共同回忆着。后来,他前往华南师范大学就读,毕业后恰逢暨南大学复办,校址就在华南师范大学对面,因此徐老一毕业就到暨南大学任教。

1984年,国内对生物材料的认识还很模糊,生物材料研究更是一片空白。“我比较喜欢创新,而生物材料在当时是属于比较新颖的事物”,徐老说。于是,喜欢创新的他,领衔创办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草创期的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只有两间简陋的实验室和几套设备。经过不懈努力和艰苦奋斗,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越来越好。当时,暨大副教授的月薪只有250元,研究所员工的奖金却普遍达到1000元以上。后来不敢发太多的奖金,改为给研究所员工每人装一台电话机,而当时一台电话机的初装费高达几千元。在暨大,只有处级以上的领导才享有的待遇,研究所员工人人享受到了。因此,不起眼的研究所吸引了众多羡慕的目光。当时,暨南大学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已成为在全国极具影响力的生物科技研发机构,中国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生物材料分会在该所挂牌,全国生物材料学术交流大会连续六届都由该所主办。徐老回忆研究所办所之路,在感慨之余,充满自豪。他笑道:“现在暨南大学的生物医学工程研究所大楼就是我们自筹资金建起的。”

科技创新,打造“冠昊生物”腾飞神话

1997年1月,冠昊生物的前身——AV Healing公司在美国南加州成立。由于在美国实验成本非常高,融资遇到瓶颈,AV Healing公司于是在1999年整体迁回广州。但是,因缺乏生物材料技术人才,冠昊生物花了近四年时间未能研发出合格产品。只有投入,没有产出,于是股东不愿再投资,公司被迫于2003年宣布歇业。此时,公司只剩下董事长朱卫平和一个职员、一个司机及两个技工共5人处理余下的事务。

机缘巧合。在一次产品鉴定会上,原本很少出席此类会议的朱卫平却到了鉴定会现场。这样,科学家徐国风与企业家朱卫平就相识了。会后,朱卫平开车送徐老回校途中,和徐老谈起公司的困境和未来的打算。随后,朱卫平领徐老参观了公司,并诚恳地请求徐老伸出援手:“徐教授,我给你50%股份,我们共同搞好这家公司。”之所以给徐老一半的股权,目的是要徐国风为公司尽心尽力:“你不是为我打工,你是为自己打工”。谈到朱卫平当年说的这句话,徐老依然感动不已。他深有感触地说:“这也是我很佩服朱董的一点,他是我遇到的第一次愿意分一半股权给自己的老板,我深受感动。”徐老深知股份制企业运作的奥妙,主动提出朱55%,自己45%。于是,朱卫平出资115万元占股55%,徐国风以技术占股45%。

2003年3月,公司成功地进行战略性结构重组,徐老出任副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重组两年后,冠昊生物便拿到首个产品的试产证。2011年7月,冠昊生物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挂牌上市。现今,由115万元起步的冠昊生物,其市值已高达140亿,创造了高科技企业创业史上的奇迹。

作为冠昊生物首席技术官,徐老带领其研发团队,经十余年的刻苦钻研,攻克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成功地将动物组织变为生物相容性优异、能诱导组织再生的新型生物材料,从而创立了以自有技术与专利技术相结合的再生医用材料技术体系。这一技术体系包括组织固定技术、多方位除抗原技术、蛋白质力学改性技术及组织诱导技术。研发出生物型硬脑(脊)膜补片、无菌生物护创膜、无菌生物护创膜(膜类)、胸普外科修补膜(P型)(膜类)、胸普外科修补膜(P型)、胸普外科修补膜(B型)(膜类)、胸普外科修补膜(B型)等产品。凭借在诱导再生功能的新型生物材料及其产品研发领域的领先水平,冠昊生物承担着二十多项国家和地方的科技攻关项目,已成为本产业领域国家级的研发中心和产业化示范基地,由国家发展与改革委员会立项的“再生型医用植入器械国家工程实验室”和“再生型生物膜高技术产业化示范工程”先后落户冠昊生物。现今,冠昊生物已成为一家立足于再生医学,着眼于生命健康产业,集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的高科技企业。“前些年,科技部长万钢、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成思危、时任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等国家领导人,先后到公司视察”, 徐老回忆道。

情系故土,助力家乡经济建设

徐老毕业离开母校已有半个多世纪,但一直关注着母校的建设和发展。去年5月,我校成立企业界校友会,企业界校友请他出山,任名誉会长,他欣然应允。7月中旬,徐老访问母校,在与校长徐书业、副校长黄宇鸿及科技处、教务处及各二级学院主要负责人座谈时,真诚地表示,母校如果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特别是在学科建设方面,当竭尽所能予以帮助。

今年春夏之交,北海市党政要员参观冠昊生物时,对徐老的高科技企业深有感触,想请他出任广东北海商会会长。徐老说,我是防城人,怎么能当北海商会会长?如果扩大为北部湾商会,倒可以考虑。经磋商,有关方面采纳徐老的建议,筹建广东省广西北部湾商会,由徐老担任会长。徐老欣然同意,并在短短的几个月内,几次率领广西沿海在穗的企业家回钦北防作投资考察、洽谈项目。在他看来,很多商会无非一年聚会一次,联络一下感情,真正发挥作用的不多,他希望广东省广西北部湾商会能扎扎实实地为家乡办实事办好事,在为企业实现经济效益的同时,为家乡经济腾飞助力,实现双赢。

徐老今年已80高龄。我们问他这样奔波、操劳,图的是什么?他说,自己事业上有了些成就,一直想着要为家乡做点事。而“做善事只是权宜之计,引进项目,引进资金,兴办实业,发展经济,才是促进家乡经济社会发展、造福父老乡亲的长远之计。”

徐老认为,新中国的农业发展经历了高产(温饱)农业、生态农业,现在应该发展功能农业。因此,他计划充分利用广西沿海三市大量荒废土地,变废为宝,种植功能作物,发展功能农业,并进而加工为功能食品,形成产业链。“我们已经注册了资金为1000万的公司——广东省防江生物科技公司。拟带动商会有志发展的企业家投资组建集团公司,筛选有关市县的优势资源,发展功能农业,功能食品。现在是1000万起家,我们有信心在三四年内让防江公司上市,让它变为市值几个亿、十几个亿甚至百亿的企业”,他满怀信心地说。

采访接近尾声时,我们请徐老送给青年学子们几句话,他大笑着说:“在当今知识经济时代,知识就是财富,知识就是金钱。已有许多人靠知识创造财富成为富豪。你们大学生身处知识宝藏当中。在课室、图书馆遍地是知识的金子。你们要努力学些,尽量多拾取知识的金子,存进脑海的知识银行。毕业后就可以凭借这些知识创造财富,造福人类。”

“若在大学的四年里贪食贪玩,虚度光阴,将来进入社会想要拾获知识金子就难得多了。在社会学习知识犹如在贫矿区找寻知识金子,比大学的富矿区就难得多了”,他意味深长的说道。


13.jpg

校友、暨南大学教授、冠昊生物副董事长兼首席技术官徐国风(摄影:大学生记者团 韦世逸)


12.JPG

校友徐国风(左二)在颜昌廉教授(左三)等陪同下参观滨海校区(摄影:大学生记者团 韦世逸)

关闭